您好,欢迎来到中影人艺考编导学院!

全国24小时咨询热线:

400-875-2007

视听语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编导艺考攻略 > 视听语言

电影《唐人街》视听语言分析

作者:编导培训  来源:www.zyykbiandao.com  发布时间:2019-01-04

  在众多70年代的美国黑色电影中,大师罗曼・波兰斯基导演的《唐人街》绝对算得上是后现代主义影片中的经典之作。它并不是一卷能够令人回味岁月的胶片,而是一部充斥的现代感色彩的电影。该片的剧本像是出自一位一流的侦探小说家之手,并赋予了电影特有的美感――能在荧幕上呈现的视觉饕餮盛宴。
电影《唐人街》

  影片开始讲述的是一个私人侦探接手了一桩普通的案子,却因此卷入到一起政坛丑闻中。然而,剧情的发展并没有过多地叙述这起阴谋的原委或是侦探本人徒劳的努力,而是进入另外一条主线中:一个女人从小受到父亲的性侵犯,并在乱伦之后生下一个孩子。可是,残暴的父亲甚至对这个孩子也施暴。最终,这个曾经让私人侦探一见倾心的女人悲惨地死去。首先,波兰斯基用冷处理的方法将故事情节慢慢展开。尽管是一部悬疑片,却从未出现紧张惊险的凶案追踪和过多的血腥场面;也没有运用跌宕起伏的戏剧冲突和扣人心弦的剧情处理,一切都显得是那么平静自然,一切的惊喜与转折都由沉默突然爆发。全片没有使用复杂的蒙太奇切换和多角度镜头转换,更多的是在“视点”与“声音”上做文章。其次,《唐人街》的视听语言极其值得分析与揣摩,每场戏的拍摄角度、声音、光线色调等,都成为这位电影大师所考虑的范围。当一部电影中的每个细枝末节都成为电影制作者玩出新意来的重要因素时,这些投射在影院屏幕上的影像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如同得到新生,活跃在一片未被开垦的新土地上。

  情绪基调和影调是两个密切相关的重要因素。从影片的开头便可看出,悲剧式的情绪基调主导了整部影片,注重人物内心阴郁情绪的挖掘。情绪基调已定,因而影调被处理成低暗的:影片开头字幕,黄色的色光占据了整个画面的中心,两侧有黑色的画框,似乎是暗示着影片将对某些事实进行曝光;小号吹出的忧郁旋律使影片从开场就被笼罩在阴郁的氛围中,每次必要案情有了新进展时,音乐就显得压抑低沉,以此营造紧张气氛、推动故事的发展、引起观众的注意。《唐人街》是以1906年发生在洛杉矶的“争水丑闻”为背景,导演将时间跳跃到1937年,能够让观众非常直观地看到传统西部的南加州特色,那里的河流山谷、街道住房都有一种淡黄色的基调。该片大量地选用室内低照度的环境以及夜景,即使不在夜间也是在非正常光线下。当吉蒂斯行走在夜晚的街道上,他时常被阴影遮盖。布景的影调与人物一样浓重或更加浓重时,造成一种压抑的无望情绪,人物被完全笼罩在黑暗的环境之中,无力与之对抗,幽暗绝望的气氛也只有这样的视觉形象才能渲染出来。还有百叶窗阴影里的室内场景,使人感到神秘压抑,透不过气。这里,百叶窗的投影如监狱栏杆的投影一样,预示了整个故事的阴谋性、悲剧性。通过一个个精心安排的场景,将观众拖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再次,本片还大量应用“主客观结合”的视点变换,常出现各种“窥视”的镜头,这既满足了导演和观众的偷窥欲,也由此展现吉蒂斯独到的性格特点和其与众不同的职业个性,同时由大悬念中划分出的一个个微小的悬念,渐渐触碰到观众们内心的好奇点。另外,镜中像本身是眼前一切事情被扭曲、不真实的暗示。几乎每个镜头都在运动,都在跟拍主人公吉蒂斯。他的运动时刻牵引观众的视线,带领观众一步步进入阴谋,揭示谜团。该片时常通过吉蒂斯的前景拍摄霍利斯摩尔雷,既交代了环境,也使故事的悬念得以延宕,吸引了观众的探究欲望。

  影片中那些令人过目不忘的镜头还出现在影片叙事节拍中的第二部分。吉蒂斯在理发店听到一个黄色笑话,兴冲冲回到办公室讲给别人听,人们拦都拦不住。后景中的门打开,真正的摩尔雷太太出现了,而此时的吉蒂斯毫不知情,继续讲着笑话。在这个场面调度中,最感意外的是得意忘形的吉蒂斯,他发现这位美丽的太太才是真正的摩尔雷夫人,而不是委托他调查摩尔雷外遇的女人。在这个这个场景中,费伊唐娜薇在尼克尔森的办公室的首次亮相,给人留下惊鸿一瞥,美得不可方物。剧中人物摩尔雷气质非凡,性格却异常敏感,她希望得到私人侦探的帮助,却又犹豫不决。而侦探吉蒂斯的出场也不失其独到的特色,他显然更愿意接待气质高贵且富有的客人,而摩尔雷正中其下怀,甚至更有风韵,气质优雅至极。女主角唐纳薇眼皮细微的动作同样让人感受到人物的内心世界,以及在她身上未公开的隐秘故事。这种悬疑感使得情节紧凑,侦探吉蒂斯的任务也就从追踪一起政治丑闻开始。

  最后,吉蒂斯虽然最终弄清了权力黑幕和家庭乱伦丑闻,但是对于他来说,这次探案经历无疑是失败的。影片的结尾极富阴郁色彩,但这却是波兰斯基惯用处理手法。也许所有的编剧都希望将诺阿克洛斯这个阴谋家、杀人犯和虐童者绳之以法,以求获得大快人心的效果,就如同希区柯克的影片一样。而波兰斯基比希区柯克更为极端,希区柯克影片的结局往往还会给人一点希望,而波兰斯基恰恰相反。最后当摩尔雷跳上汽车,试图逃离父亲的魔掌时,警方同样在追捕她,并朝她逃跑的方向开枪。摩尔雷驾驶的汽车早已停下,而喇叭依旧长鸣,她匍匐在汽车方向盘上中弹身亡。她身边的女儿兼妹妹,被吓得奋力尖叫,诺阿用手遮住她的双眼,暗示着更大的阴谋正在靠近。摄影机慢慢地、冷漠地上升向下拍摄黑暗中冷冷的唐人街全景时,显得是那么冷漠肃杀,如同有人在影评中写到过的一样――“正义得不到伸张的地方就是CHINATOWN”,这恐怕也是波兰斯基将影片命定为《唐人街》的深刻寓意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