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影人艺考编导学院!

全国24小时咨询热线:

400-875-2007

视听语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编导艺考攻略 > 视听语言

从色彩角度看《我不是药神》的视听语言

作者:编导培训  来源:www.zyykbiandao.com  发布时间:2019-01-08

  2018年7月5日上映的《我不是药神》是由文牧野执导,宁浩、徐峥共同监制的剧情片,徐峥、周一围、王传君、谭卓、章宇、杨新鸣等主演 。影片讲述了神油店老板程勇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程勇,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的故事。我不是药神是今年编导艺考大概率会考到的电影。对于编导生来说,多了解一些《我不是药神》的视听语言知识对于考试时很有帮助的,
电影《我不是药神》

  “文牧野真的是天生应该做导演的人。”宁浩说。

  如果在观看时仔细留意,我们就会发现《我不是药神》在制作技术上都是下足了功夫的,包括摄影、灯光、美术、剪辑等方面,许多细节都经过了制作组的精心考量。我们接下来就看看电影《我不是药神》的视听语言。

  影片的摄影主题定为:Less is more. 意在尽量做减法,做的越少,观众感受的越多。用现实主义的影像风格来增加故事的真实感,以增强观众的代入感,让观众相信电影所描绘的是他们当下所处的真实世界,使其被故事和人物所触动。

  摄影指导王博学:“在与导演定调时,我们又重新学习了“新现实主义”和巴赞的“段落镜头“理论。新现实主义是以平凡的题材表现形式美,以朴实的摄影手法,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其流派的艺术特点是在常见的事物中寻求"美",用近摄、特写等手法,把被摄对象从整体中"分离"出来。”然而,巴赞的“段落镜头“理论则是保持新现实主义的手法和美学主张之后再延生的,它与“蒙太奇”理论是相对的。

  巴赞认为蒙太奇镜头靠的是不相连的镜头与镜头组接在一起所产生指意的功能。巴赞希望电影摄制者能认识到电影画面本身所固有的原始力量,解释和阐明含义固然需要艺术技巧,但是通过不加修饰的画面来显示含义也需要艺术技巧。在《摄影影象的本体论》中,巴赞提出了“摄影的美学特征在于它能揭示真实”,“……摄影机镜头摆脱了陈旧偏见,清除了我们的感觉蒙在客体上的精神锈斑,唯有这种冷眼旁观的镜头能够还世界以纯真的面貌,吸引我的注意,从而激起我的眷恋”。由此,巴赞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电影艺术所具有的原始的第一特征就是“纪实的特征”。

  王博学表示,摄制团队在《药神》中使用了新现实主义朴素的摄影手法,同时使用巴赞的单镜头和蒙太奇的处理方式。所以观众会看到本片中有大量的中景和近景,来突出人物,还有基本上,每场文戏他都会争取做一个有视听调度的单镜头,但最终成片为了保持商业节奏部分镜头被切开。

  影片中的视听调度镜头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之一,则是吕受益死后,程勇从他的家里出来,窄小的走廊中挤满了他的病友,程勇默默地穿过他们离开。导演在这里采用了一个以程勇为主观视角的长镜头。程勇购药,本是为了自救,为了利益,而吕受益的死给了他很大的触动,他感到愧疚和无力,这种心情在见到吕受益病友们的时候更甚,主观镜头恰到好处地放大了程勇内心的愧疚、恐惧和悲伤,长镜头则完整反映了他漫长的心理变化过程,使得压抑成为了一种漫长的煎熬,镜头跟着演员一起呼吸,观众也跟着演员一起呼吸。

  李淼负责影片的美术指导和造型指导,画面色彩主要由他进行最大限度的控制。在拿到剧本后,首先要把剧本从大段落到同一场景不同场次进行拆分,再根据人物的情绪把单条线的故事拆分开。开机前,王博学做了一个色谱,与李淼一起对影片的色彩进行探讨,他们希望使得所有摄影手段都具有目的性、有剧本依据,让整部电影在视觉上更加丰富。根据剧本,全片分为四个阶段、四个色调:黄-橙-蓝-白。

  《我不是药神》黄色调
黄色调包含剧情:
       1.神秘假药,机场初见

  2.潦倒油贩,“妻离子散”

  3.父病无钱,铤而走险

  4.印度寻药,有惊无险

  黄色代表温暖、明亮,影片开端尚处于喜剧部分,基调温暖,是人物构建关系的开始,一切尚为平静平凡,程勇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太大的野心和欲望。
《我不是药神》橙色调

  橙色调包含剧情:
       5.初试身手,举步维艰

  6.招兵买马,大干一番

  7.谨小慎微,一隅偏安

  8.药贩夺药,自保离叛

  橙色,是在黄色调基础上偏红,红色代表欲望、血液和杀戮。程勇等人逐渐在代购盗版药中享受到了金钱和欲望带给他们的快意,在酒吧里刘思慧被迫跳舞的一场戏中,程勇“英雄救美”甩钞票让经理去跳舞,该场出现了影片中少见的红色调,几乎将“欲望”二字很直白地展现在观众面前。程勇的“英雄救美”,不仅仅是出于友情、出于道义,还是他权利欲望的发泄,达到了一种自我满足。
《我不是药神》蓝色调

  蓝色调包含剧情:
        9.严打无药,苟延残喘

  10.受益自戕,震惊愧然

  11.代购救众,为求心安

  12.危机来袭,众人护全

  13.彭浩羅难,灵魂暗夜

  蓝色象征忧郁、平静,影片在这里进入了后半部分,代购违禁药物终究是违法行为,为了自保,也为了保护其他同伴,程勇在严打风暴中放弃了代购事业,没有了药,许多人只能倾家荡产,或走向死亡。病房外的一场戏,程勇被明亮的光和阴影分割成了两个部分,他终究陷入了良心上的拷问,陷入了困境。吕受益的死给程勇带来了十分沉重的打击,病友们死潭般的目光让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出于良心和道义,他选择原价售药,但这个举措还是令他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我不是药神》白色调

  白色调包含剧情:

  14.不计代价,英雄蜕变

  15.身陷囹圄,光荣终显

  白色象征神圣、生命、纯洁,影片在结尾采用白色影调,营造出一种不可侵犯的神圣感。程勇究竟是“罪人”还是“圣人”已经不那么重要,当他从车里向外看时,沿路的病人纷纷摘下口罩——他们可以正常和空气接触,免疫力由于病愈已经得到恢复,生命得到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