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影人艺考编导学院!

全国24小时咨询热线:

400-875-2007

编导名人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编导名人故事

打破常规的冯小刚导演

作者:编导培训  来源:www.zyykbiandao.com  发布时间:2017-08-25

 冯小刚做了几代导演想做没敢做的事,超越自我,戳破了百年定律震惊中外

“你确定...这是电影?”西班牙第64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上,蓝眼睛的老外,各个都瞪大了眼睛。

首映开场前20分钟,媒体和业内人士就已在观影场外排起了长龙。只见16 : 9的标准电影标准荧幕上出现了一个1:1的圆。在这个圆里,一向霸气的范爷四处奔走为自己伸冤。她就这样一直走啊走,从春天走到冬天,从长发走到短发......

 冯小刚2.webp.jpg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剧照

这部怪片儿叫《我不是潘金莲》,导演叫冯小刚。1895年电影诞生以来的构图黄金定律,就这么被一个圆,戳破了。

有人说这是制造营销话题和噱头的手段。可就是凭着这部电影,冯导拿走了这届电影节最佳影片金贝壳奖,范爷则得了最佳女主角“银贝壳大奖”!而这部片子还获得第41届多伦多电影节的“国际影评人奖”。

拍电影就要拍就得拍点不一样的,作为中国最具票房号召力之一的导演,自《私人定制》之后,冯小刚已经两年多没拍片了。而这两年,不少导演赚得盆满钵满。媒体也说,中国电影正迎来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可冯小刚不这么想。他二郎腿一翘,手往胸前一插:“去年我觉得中国电影就是,有没有白百何、有没有Angelababy,有没有那几个小鲜肉,有的话,行了,开机。”

所以这两年,他拍拍手机广告,参加综艺节目,跟徐老师秀秀恩爱,唱唱歌,顺带拿了个影帝。他在等,等一个能让他兴奋的故事。

看过《我不是潘金莲》原著的人都说,“这不是一部当代中国导演能拍出来的电影”。

农妇李雪莲,为生二胎和丈夫“假离婚”,结果被真离婚,还被丈夫说成 “潘金莲”

于是二十多年间,她不断上访伸冤。

计划生育纠纷,农妇告状,村人坑骗,公务员困境,官场潜规则……

主题涉及政治与现实、个人与法度等,浓缩进120分钟的电影里,的确有难度。

冯小刚却对这故事爱不释手,2015年10月2日,他在微博上写,“现在开始磨刀,年底开练。想着就让人兴奋。”

谁说范冰冰是花瓶?拍这样一部“圆电影”,不容易。第一步,就是选角儿。

李雪莲虽是个农妇,可也是村里一枝花,个子高挑,长得也好看。冯小刚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十二年前合作过的范冰冰。

那时候,他、范冰冰和刘震云三人组合拍的《手机》,让范冰冰拿下人生中的第一个电影大奖。

《我不是潘金莲》导演冯小刚,主演范冰冰,编剧刘震云用范冰冰当主角这个话一出来,老朋友张国立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不为别的,就两点:范冰冰太“洋气”了,而且总在电影里扮“花瓶”,配上电影里的其他28个男人,这画面根本不够看的。

冯小刚却说,就是因为洋气。范冰冰和李雪莲,太不一样了,以前也没演过底层的妇女角色,就有可能在反差的缝隙里塑造特别好的形象。他提出了几个苛刻的要求,不能往漂亮化妆,没有特写和近景,拍的戏可能有一半要剪掉,三个月不能请假,也没有预算付高片酬,拍摄完成前不会有媒体探班和宣传……可范冰冰爽快地就答应了。

范冰冰做到了,实至名归。她一甩往日摩登女郎形象,全身不再被各种国际大牌环绕,穿上农村回收来的衣服,戴着假发,撇拉着腿走路,操着口婺源式普通话。走在菜市场里,都没有人认出范冰冰。“范冰冰,范冰冰在哪?她不是说来拍戏吗?”其实蹲在旁边“hia~hia~”笑的那个,就是范冰冰。

眼神也不再是女王的自信满满,而是目光流转间的怯懦,小心翼翼的张望,生怕惊扰他人的慌张。范冰冰饰演的李雪莲,在电影里是四个传统角色的合体:小白菜、潘金莲、窦娥、白娘子。

苦,她觉得自己是小白菜;贱,他前夫觉得她是潘金莲;冤,四处申诉无门还被公安请喝茶;强,像白娘子一样十年修炼,非讨个说法。

谁说电影就一定要是方形的?女主角这事情好解决,冯小刚要做的另一件事,却着实让拍了几十年电影的人心里都没了底 ——他想把电影拍成“圆”的。

冯小刚1.webp.jpg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剧照

刘震云觉得他疯了:“小刚,你这个想法真臭!”被他三两句给怼了回去。张国立、王中磊千里迢迢从北京赶到婺源,想在电影开拍前阻止他——“你这是冒犯观众”。

“我就是想拍这个圆。你们要不想投资就别投!我XX对冒犯观众特别有兴趣,我XX就想拍圆的!”这回冯小刚吃了秤砣铁了心。冯小刚在电影片场这么一个中国的东西,必须用最具中国特色的‘圆’来拍。

从故事本身来看,离婚受委屈这事,大概只有在中国才会有人想到,“要去找县官管一管”。从发生的背景来看,婺源的山水、徽派民居的马头墙,这就是一幅上好的水墨画啊。美术出生的冯小刚,瞬间就想到了“圆形国画”,想到了苏州园林里的“圆窗户”,这是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没有的东西。

萧照 《秋山红树图》还有一种中式美学就叫“ 中国圆 ”

拍个“圆的电影”,不是在影像里抠个圆出来那么简单虽然圆形画幅在早期默片中经常出现,以帮助观众将视野集中在关键画面上,但是影片进入彩色时代后,就很少在有人使用这种构图方式。像《我不是潘金莲》这样大规模使用的更是少之又少,在华语电影中更是首例!

从美学构图上来说,圆形的画幅必定会让镜头的纵深和透视感更强,而画面的内容必定更紧凑向心而整体。这时,人、道具、环境,都需根据圆形边缘有意识的布景设计。

本片摄影师罗攀说:“使用圆形画面是一种特殊的考虑,主要是为了更好的表现‘中国风情画’的特色。无论是构图,色彩,还是运镜方式,都是经过很多设计的。”

首先,技术上,很多东西都得重新调整,方形电影那一套,失了效。好比在这个圆里头,用光的反差不能太大,画面得是灰灰的,才像中国的绘画。镜头不能动得幅度太大,得把画面固定住,不然就像用手拿着望远镜看似的,既失了中国古典画的韵味,也辜负了婺源的好山好水。所有的构图也都必须改。每个圆里边的画面,都得独立成章。

因此,拍摄的时候,全景和中景就会多一些。也不适合拍一个大特写,就连主演范冰冰,也几乎没有特写镜头,“给她一个全景,人们更容易相信那是李雪莲”。画面的上方还得空着,“透气儿,好看”。

圆形构图,这是个挑战冯导却尤其享受。“据说北方大雪纷飞,我在婺源拍摄,这儿还是满屏养眼的苍翠,温和的山水,云卷云舒。看着监视器里拍摄的每一帧画面都像深吸了一口氧气。舒坦,自在,心也静如止水。”

不像《一九四二》拍摄时,多达12台机器;《我不是潘金莲》从头到尾,仅用了一台机器。因为不能在圆形画幅里头跳切,一场戏也没几个镜头;只要事先设计好了,每天一会儿就拍完了。完了就收工,不用整个冬天都在外头受罪。

当然,说起来轻松。冯小刚和摄影师曾耗费数百万,只为在实景勘测并拍出十分钟的样片以作参考,就为了成片近乎完美的呈现。

9月13日,《我不是潘金莲》在中国传媒大学举办了国内首场放映。现场1500个位置座无虚席,观众填满了过道,获得了8次掌声。甚至还有人表示“这是冯小刚二十年喜剧生涯最佳”。导演宁浩认为:“这种尝试,就已经赢了”。

贾樟柯说,小刚导演这是把这电影当作处女作在拍。这是一部崭新的电影,他在超越自己。

而冯小刚自己说:“三十岁,我可以妥协,因为来日方长;但我已经快六十了,借社会新闻里经常使用的一句话形容,‘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时间无多。赚钱的目的是拍自己喜欢的电影,折了也不用愧对金主。这是长时间发呆时,暗下的决心。”“总之不能随大溜儿,缺什么补什么,这就叫天降大任于老炮儿。老炮儿,总有自己的规矩。